登陆 | 注册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 网站首页 > 明星打扮 > 文章

《新世界》让主旋律题材影视剧创作回归人本

时间:2020-01-26    点击: 次    来源:今日娱乐资讯    作者:佚名     

- 小 + 大

  由徐兵编剧执导,孙红雷、张鲁一、尹昉、万茜、李纯等领衔主演的《新世界》正在热播中。该剧通过北平城里金海、铁林、徐天三个结拜兄弟在亲情、爱情、友情、国家利益、个人信仰面前的激烈冲突,映射出1949年建国前夕,北平城在22天的时间里发生的变迁,描摹了一幅新世界来临前的众生图鉴。

  该剧自播出以来收视不断走高,口碑不俗。“1集之内,把所有角色都立起来了,厉害!”、“沉浸在老北平的生活气息里无法自拔,生活喧嚷,又见真章”......在各大社交平台,该剧都收获大面积好评,主要原因就在于:《新世界》所刻画的是风雨飘摇、人心浮动的重要时间节点,却丝毫没有让观众感受到时代的缥缈感,通过一群接近普遍观众的小人物,借助他们的所思所想,让观众真实触碰到时代脉搏,切实感受那个时代的悲切与荣光。

  人物成长有路径,故事发展紧抓“人”的变化

  《新世界》在人物塑造上秉承着“以人为本”的原则,不同于以往一些年代作品以机械性的情节冲突推动故事的做法,将符合人物性格的成长发展和情感转变为戏剧主干。

  电视剧一开篇,徐天连跑好几条胡同追赶烟贩,丝毫不接受地头蛇用金条息事宁人的请求,险些因此丧命。一句“我只管我的地界,哪朝哪代贩烟土都犯法!”便揭示了他在乱世仍有所坚守,个性单纯冲撞不迂回。随着徐天的不断“闯祸”, 三兄弟的人物关系和时局现状得以铺陈开来。二哥铁林性格软怂,好蝇营狗苟,好声张在公干时又畏畏缩缩,好在窑子里找面儿却又怕老婆,但是面对徐天被欺辱却能义无反顾挺身而出。大哥金海面冷心热,做事坚守着老规矩,追求“有里有面”,不管是徐天遇到什么麻烦他都第一时间反应,甚至被网友戏称为“扶弟魔”。

  三个北平老胡同里的人物,在新世界来临之际,他们的反应是不同的。三人筹谋着去南方躲避乱世,首当其冲是清算危机;对此,金海最为坚定,作为京师监狱的狱长,他的手上有太多污点,他不得不走;对于长期作为保密局边缘人物的铁林来说,走是为了保命,留也可能是保命;而徐天跟他们不同,他没有顾虑,也没有黑底,他可以跟着兄弟走,也可以为自己的女人留下。徐天认定的媳妇贾小朵被杀害,延缓了三兄弟南下的进程,也成为三兄弟分歧的导火索。小朵的遇害,让徐天非常愤怒,他愤怒在这乱世人命如草芥,他愤怒没有人真正在意小朵的离世,大哥认为女人不重要,二哥毫不在意。正如柳爷所说,徐天和贾小朵都是蝼蚁,没人在意的蝼蚁。

  在徐天接近“疯魔”之际,共产党员田丹闯入三兄弟的世界。田丹精通心理学,能够快速看清监狱的形势,轻而易举越狱,也能看清徐天的愤怒,慢慢把他拉入自己的阵营。她在意徐天的愤怒,帮助他寻找杀害贾小朵的凶手。她与徐天不断交锋,二人的志趣也在一步步接近。他们有着本质的相似,徐天天不怕地不怕的倔劲儿,是出自于热血青年的初心,是在大是大非面前建起不可逾越的高墙;而田丹有着同样的倔和勇,孤身智斗一群猛汉,她丝毫不怯,是因为心中所坚持的信仰给她的力量。田丹的信仰是更公平、更繁荣的新世界,这份信仰与徐天的坚持是不谋而合的,这也注定了她会感化徐天,二人走到同一战线。但对于金海和铁林来说,田丹的出现,是一阵巨浪的冲击。田丹看得清金海的老道与忧伤,一次次的试探又可否扭转他的坚守,亦未可知。在这样的事件和人物催化下,三兄弟不断动摇、反思,在新世界到来前,他们的转变决定了故事的走向,他们的期待和希望也深深牵动着观众的心绪。

  真实小人物可感可触,投射自我强共鸣

  《新世界》中很好地呈现了每一个“具体的人”的际遇,剧中没有改变历史轨迹的关键人物,它所呈现的是在新旧交替下市井小人物的面貌。你没有看到街头义士奔走呼号的大场面,看到的是每个人真实的生活状态:为了找活路,当兵的用自己保命的家伙——枪支弹药和灯罩做买卖;关老爷子穿着戏服,用唱戏腔询问铁林解放军蓄不蓄辫子;徐天让铁林打电话派人把灯罩拉进监狱,铁林却告诉他早没人关心这些,大家要么忙着谈判,要么忙着生路……通过这些小细节、小人物的刻画,《新世界》用一种更生动、立体的方式的还原了年代和历史的厚重感,展现了时代巨变前夕的社会百态和人物浮华,从而拉近了时代和观众的距离,增强了代入感。

  孙红雷在采访中提到,虽然演过很多“大哥”式人物,但这个人物与以往的“大哥”们并不一样。“以前我演的都是传统的大哥型,不会像现在那么接地气。聊天的方式,生活方式全变了,以前都‘冷硬酷’,没有生活只演表面,现在不一样,坐下来跟狱警、犯人聊天,审讯的时候,跟领导交流的时候,那感觉完全不一样,不会脱离最基本的逻辑。每一句台词都有烟火气的。”在烟火气的基础上,剧中人的喜怒哀乐也达到了与观众的共频点。徐天与小朵一见面两人就眼中放光地甜笑,与徐天痛失挚爱变“疯魔”形成鲜明对比,让这份痛苦更可感;总说着”谁离了谁都能活”的金海,会托刀美兰的哥哥询问她是否要一起南下,冷面柔情增添了人物立体感;发现铁林偷逛窑子,关宝慧虽在娘家嚷着铁林不跪在门前不准回家,但心里却没想过真的和铁林分开,铁林也是如此,没宝慧在他睡不着,这份口是心非像极了日常夫妻。有网友评价道“看着这些人总感觉自己有一群朋友好像正待在那个时代,有时他们过自己的生活,有时又跑过来跟我说自己的故事”。

  以小鉴大,张扬新世界的澎湃力量

  “为有牺牲多壮志,敢教日月换新天”。北平城的改天换日,是老百姓亲眼见证一个旧社会的没落,一个新世界的升起;是共产党的艰苦奋斗,也是无数小人物为新生活所出的努力。大时代下,普通人或许只是沧海一粟,个人命运或许也不值一提。但当国家的命运体现在具体的每一个人身上时,普通人和国家的联系就会显现出来。面对“新世界”,在平常老百姓,诸如徐记车行的车夫们眼里,看上去貌似“改朝换代”,但更美好的生活已经扑面而来。;在国民党眼中,诸如金海、铁林眼里,就是“翻天覆地”,只能适者求存;而在心怀理想的革命人士,诸如徐天、田丹看来,则是继往开来,社会稳定,经济发展,文化繁荣,人民幸福,一个有温度的新世界。

  《新世界》浓缩了不同群体对于“新”所出的选择,他们的博弈与抗争,体现了饱满的情感和深刻的思想内涵,在剧作上实现了艺术与人本价值观的完美结合。

  时代浮沉,每个人物的选择不同,但同样抱有的是对美好生活的追求。每个努力的小人物就如一束光,汇聚成驱散黑暗的烈日,为国家迎来新时代的清澈蓝天。《新世界》通过人物的慷慨与热忱,让观众确信个体的力量,点燃奋斗之魂,为更明朗的未来踏出坚实步伐,汇聚成激荡民族复兴的洪流。


上一篇:多元互文的探索之路:电影创作的“唐人街探案模式”

下一篇:《囧妈》:展现了中国女性的另一种美

蜀ICP备14028054号  |   QQ:305062112  |  地址:中国四川  |